沪投联盟.中国中小企业互联网创投服务平台

广西快3开奖结果

沪投联盟欢迎你!咨询热线: 400-080-1233

重返全球第一,微软凭什么?

2019-01-07 阅读(5936) 来源:沪投联盟

此次逆袭,对了解科技股的人而言,既在意料之内,也在情理之中。

逆袭封王

2018年,美股长达10年的牛市终结了。三大股指创下自2008年来的最大年度跌幅:标普500指数下跌6.24%,道指下跌5.63%,纳斯达克指数下跌3.88%。

在苹果领跌之下,科技5巨头“FAANG””(脸书、苹果、亚马逊、Netflix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字母缩写)股票市值总计缩水逾1400亿美元。

凄风冷雨中,微软却一枝独秀。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,微软股价报收101.57美元,全年累计上涨19%。

更引人瞩目的是,微软市值达到7798亿美元,自2002年来,首次成为年终全球市值总冠军。排名第二的苹果市值7491亿美元、第三名亚马逊7344亿美元。

微软市值超越苹果是在1个多月前。2018年11月30日,微软以不到50亿美元的微弱优势领先老对手。自从2010年苹果市值首超微软后,微软就一直生存在苹果的光芒之下。

不过,微软此次逆袭,对了解科技股的人而言,既在意料之内,也在情理之中。

去年三季度时的持仓报告显示,当期对冲基金净买入微软逾420万股,卖出苹果约400万股。而原因,不难理解。

在已公布的2019财年一季报中,微软业务部门营收增长普遍达10-20%,智慧云端业务事业部的营收同比增长更是高达24%,其中Azure云营收同比猛增76%。

截至目前,苹果的TTM市盈率不到13倍,微软则超过41倍。偏爱未来现金流的投资者,似乎正把微软重新定义为成长型公司。有分析师也预计,到2019年年底,微软市值或将超过1万亿美元。

然而,如今气势如虹的微软,在不远的4年前,还被认为行将没落。

失落的年代

年轻时的乔布斯,曾经这样评价微软:“虽然比尔听我这么说会很生气,但微软起家全靠IBM。他们的优势,第一是善于抓住机会,第二是像日本人一样锲而不舍。”

当微软不再能抓住机会时,人们认定,微软完了。

1999年12月,微软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,这是有史以来全球所有公司市值的最高点。

此后,互联网时代来临,科技巨头群雄并起,微软市值一路滑落,到2013年时市值仅剩不到一半。市值再次超过6000亿美元时,已是2017年10月。

探底,微软用了18年。

带领微软走过25年之后,比尔·盖茨在2000年1月,将衣钵交给了史蒂夫·鲍尔默。彼时,距离微软市值首次突破6000亿美元刚刚过去一个月,微软正在巅峰时。

鲍尔默是数学高手,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和无穷无尽的激情,极具感染力和执行力。在他执掌微软13年间,微软员工数增加3倍,年营收增长4倍,年利润增长10倍。

从创造利润的角度看,鲍尔默做得不错。但在把握方向上,他却犯了太多战略错误——

他把很多部门总裁换成销售,与研发脱节;在必应上不断烧钱,却依然在搜索上输给了谷歌;在智能手机领域,败给苹果;在移动操作系统上,给了安卓崛起的机会;在媒体领域,则被Netflix抛下;云计算成为亚马逊的天下;期间推出的Windows 8也成为微软史上被诟病最多的操作系统之一。

那时的微软,仿佛一尊被诅咒的巨石像,凝固在了PC时代。

对总也摸不到脉的微软,投资者丧失耐心。2000年至2014年间,微软股票价格一直2、30美元的区间徘徊不前。

这让鲍尔默成为众矢之的。在受到董事会施压后,2013年夏,他卸任微软CEO。当天,微软股价大涨7%。

大手术

在一片悲观气氛中,2014年2月,46岁印度人萨提亚·纳德拉正式接任微软第三任CEO。

此前,他在微软已经工作了22年,曾在Windows、Office等多个业务部门工作,先后领导了微软的必应搜索引擎、SQL Server数据库和Azure云计算业务。

上任后,他给所有员工发送的邮件中提到:

我买很多的书,虽然不一定能看完。我注册了很多在线课程,虽然我不一定能学完。但我坚信,如果停止学习新东西,你将停止创造有价值的事物。

带着这种开放心态,纳德拉上任后首次公开讲话时,就举着一台iPhone,展示了里面安装的邮件应用。而在过去的微软,使用竞争对手的产品是犯忌的。

在纳德拉的蓝图中,微软将成为一家跨平台、跨设备的软件与云服务提供商。用户使用什么样的设备,都不应也不会影响使用微软的服务。

上任不久,纳德拉即公布了“移动为先、云为先”的新战略。这在当时引发内部大量质疑声。对此,纳德拉说:“给我一年时间,错了的话我们再回去就好了。”

为了推进全新战略,纳德拉开始对微软展开全面“大手术”。

持续了多年、在微软内部被称为“狗咬狗”的竞争性考核制度,被更强调协作的新制度所取代。

上任后,纳德拉即裁去了2.6万人,包括收购来的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。

对于鲍尔默时代巨资投入的移动系统战略,纳德拉则很快宣布“Windows Phone手机业务会转向企业市场”。但这更像外交辞令,实际上则是放任其下滑,并最终彻底放弃。

这种对业务和人员的调整,从未停止。为了进一步强化其云计算业务,2017年7月,微软对外宣布将裁减3000名员工,主要为销售人员。

在这些大动作中,倍受争议的是对Windows战略地位的调整。毕竟,这一操作系统PC装机量高达15亿台,仍然是微软一大现金牛。

但在纳德拉看来,微软新战略生态立足于云上,而不在终端的操作系统中。

所以,虽然依旧强调微软是一家Windows公司,但纳德拉把Windows的战略地位大幅削弱了。

2015年发布的Win 10,微软称这将是最后一个Windows版本,此后新特性将通过随时推送实现。到2018年4月,纳德拉更是干脆解散了微软Windows部门。

上任一年半后,“大手术”初步完成。在新财报的统计中,微软主业变成了:Office、云计算、生产力应用、Surface系列电脑。

微软的“Windows为王”时代正式终结。

重塑世界观

其实在鲍尔默时代,微软就已经意识到了“云”的重要性。

早在2010年,鲍尔默就曾表示,要将公司的未来投注在云技术上。Office 2010、Windows Phone 7等产品,都将与云紧密结合。

2011年,被鲍尔默选定推进云平台Azure的人,正是纳德拉。

不过,对于鲍尔默来说,云是下注的方向。但对纳德拉,云则是微软的世界观。

与鲍尔默将微软打造成“设备与服务提供商”的理念不同,纳德拉计划将微软塑造成生产力与平台提供商。

随着技术进步,想要提升竞争力,数字化转型是所有企业都将面临的问题。以云为基础,可以打造无限应用、重构生产力和业务流程、构建智能化的云平台。

“云为先”的战略,将让微软占领企业级服务市场的制高点。

在公开信中,纳德拉表示:“我们必须理解并拥抱只有微软才能带给世界的东西,微软是‘移动为先,云为先’世界里提供生产力和平台的专家,我们将重塑生产力,予力全球每一个组织、每一个人成就不凡。”

在这一新战略指引下,微软不断强化云业务的“三驾马车”——Dynamics 365、Azure和Office 365业务。

其中,Office业务一直是微软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。在“Office 365云赋能战略”下,Office被赋予很多云特性,再次焕发了新活力。

云平台Azure则是灵活并支持互操作,将开发者与同微软的全球数据中心网络托管服务紧密结合。开发者可以用它创建应用,或者基于云的特性,来加强现有应用。

Dynamics 365主要面向中小企业,是植根云端的新一代智能企业应用平台,全面整合了CRM、ERP等众多功能模块,帮企业按业务流程进行智能化管理。

随着企业计算向云端转移的趋势不断加强,云服务市场快速崛起,2018年市场规模已近600亿美元,但依然不到高盛预计的潜在市场总值的十分之一。

“云为先”的战略,让微软虽然起步晚于亚马逊,但已经与亚马逊同在云服务市场第一集团领跑,谷歌、阿里、IBM等企业暂时处于跟跑的第二集团。

2015年时,纳德拉曾承诺,把云业务营收扩大3倍,到2018年达到200亿美元。实际上到2017年底,这一目标就提前两个月完成了。

微软2019财年一财报显示,Dynamics 365业务收入达到51%的增长,Dynamics产品与云服务收入增长20%。而智能云服务收入达86亿美元,增长24%。其中得益于Azure收入76%的增长,服务器产品和云服务收入增长28%;企业级服务收入增长6%。

“云与移动是同为一体的。”纳德拉曾这样解释“移动为先”,“云不与设备相连接的话,它仅仅只是一种潜在的可能性。只有通过设备,一切才有可能。”

如今,虽然“云为先”战略成果斐然,“移动为先”却没什么作为。微软已经砍去手机业务,并停止对WP平台的支持。

不过,微软云发展迅猛,却未必通过自家设备实现。移动端的得失只是战术性的,云的崛起才是战略性的。

激情重燃

瞄准刚刚开启的智能化浪潮,纳德拉再次更新了微软的战略,舍去“移动为先”的提法,转向“AI+云”。

在近期微软举办的两场大会上(Build 2018与微软人工智能大会AI Innovate),AI与云始终是贯穿全场的主线,AI甚至风头更劲。其实,纳德拉在AI方面布局已久。

近年来,微软从外部收购了不少人工智能公司,例如Maluuba和Swiftkey。在内部,在2016年9月成立了5000人的人工智能团队,进行前瞻性研究。

在去年3月解散Windows部门的同时,微软架构已被调整为三大事业部:体验及设备、云计算及人工智能平台、人工智能及研究。AI被置于与“云”同等重要的战略地位。

“我们的战略愿景,是为智能云打造业内最棒的平台和生产力服务,并请智能AI来助力,而这就是微软未来的竞争力和增长点所在。”微软在年报中如此写道。

认准趋势,及时调整,微软正变得敏捷而灵活。

曾经,伴随着整个PC时代发展,微软从一家充满激情的科技公司,变成了靠垄断地位获利的巨无霸。

如今,在纳德拉的治下,微软重新找回了激情。这不仅体现在云计算上——

Surface系列硬件成为“情怀”加持的产品,正在大举侵蚀老对手苹果的地盘;

娱乐人工智能小冰,能与人展开深层互动,演唱水平接近人类近乎以假乱真,微软甚至希望把小冰打造成虚拟偶像;

混合现实产品HoloLens模糊了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边界,成为革命性的人机交互方式,前景无限;

……

从艰难转型,到重新起舞,纳德拉功不可没。

在《刷新》一书中,纳德拉描述了他的终极目标:“将微软打造成全球最大的平台提供商,激发创业活力,创造经济机会。”

前瞻性的战略眼光、清晰的愿景,是纳德拉成功的关键,也是每个领导者应当面对的首要问题。